www.511616.com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www.511616.com >

第三十九章 四面

发布日期:2019-06-30 21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齐王的信中是提及福州城外的另一股出名的大盗,两个头目,葛大和葛二都曾经是福州驻军的武官,曾是齐王的部属,后来落草成了江湖大豪,齐王说,自多年前葛家兄弟离开后就没有与他们联络过,但徐子先可以用齐王的名义,加以招揽任用,若真的有危险,葛家兄弟会保徐子先平安。

  但徐子先并不打算用齐王的名义,这事齐王给他的信任不小,不过,徐子先并不打算借力,自己的班底,就得靠自己来打造,人家给的,靠不住。

  他将齐王的信收起来,抽纸写了封短短的回书,只道侄儿谢王叔惦念,信已阅,若有机会,当至府城王府拜见。侄儿叩谢。

  秋雨又落下来,天色渐黑,外院传来略显嘈杂的人声,徐子先按着障刀走出去,到庭院里站了一小会儿,玉色的圆领袍服已经被雨水淋湿不少。

  “下午练的弓箭。”高时来按着刀小跑过来,禀报道“现在下雨,离晚饭时间也近了,所以提前收队。”

  短短时间这些瘦弱的流民少年变得壮实了不少,这得益于现在厨房传来的肉菜香味,还有充足的主食。

  “雨天不宜再练箭。”徐子先看看田恒,神色平静的道“要取下弓弦,仔细擦干,然后把箭矢和弓弦放在干燥处包裹好,这是常识,也是典尉教过你们的事,你们有没有照办?”

  “这些弓箭都是从侯府武库里取出来的。”徐子先道“一柄弓是用最上等的柘木,加上上等的色泽润泽的牛角,配上上好的牛筋为弦,讲究的,要用‘六才’,也就是干、角、筋、漆、胶、丝,要以诸法复合六才,反复揉,烤,拉,一张最好的良弓,最少要两到三年才能拿出来用。你们用的弓是军中的制式大弓,需得半年时间耗材颇多方可制成。军中用弓,硬弓步阵迎战时所用,角弓用于骑射,梢弓打猎,大弓练力。这般的大弓,练眼,腰,身,臂协同,长久拉开,来回反复,既熟悉弓力,也能长力气,定姿式,我这三十张弓,是侯府多年的积蓄,这般的好弓是侯府立侯国时,自京师武库取出带到福州来,整个侯府一共也只五十多张,得来有多不易,你们可知道了?”

  徐子先是在训话,也是给这些少年传授应有的军中的常识,这时几十少年已经全聚集在一处,听了徐子先的话,众人皆是感觉惭愧,将头低了下去。

  “我是拿你们当牙将来栽培,要时刻记得我的苦心,记得自己将来就是吃兵粮的汉子,前途就在自己的手上,抓不住,就不要埋怨旁人不给机会。”徐子先扫了众人一眼,对所有少年的态度感觉满意,但声音还是清冷,他接着道“我不提弓箭的价格,你们是要当兵的人,记得武器对你的价值,而不是值多少钱……现在所有人去把弓箭按标准要求收好,然后跑到三川口再跑回来,这就算是惩罚了。”

  所有人一起答话,这也是徐子先的规定,单独训话单独回答,集体训话要集体回答,五十人昂首挺胸一起回答,声音整齐划一,充满着军人特有的阳刚之气和雄壮之感。

  徐子先点了点头,三个队头带着其余的少年离开,先去擦拭弓箭,收回别院的武库内,然后换一身衣袍,出去跑步。

  屈指算算,从把流民少年们招募进府,到现在已经二十余天,从新兵训练的成果来看还算不错,队列,服从性,还有体能,格斗技巧,弓箭,刀剑,都是在不停的练习和长进之中。

  特别是徐子先从后世学来的很多东西,细节就是要增加这些少年的军人意识,服从意识,徐子先也是二把刀,不过从后世学到的东西用在这些少年身上已经很足够了。

  后院也传来饭菜香气,这阵子徐子先感觉自己恢复了对美食的兴趣,事情比较顺手,他的精神逐渐放松。

  徐子先慢慢换了一身短袍,向外院走去,一旁半躺着的刘益站起身来,按着刀一起跟着出来,脸上还是那种懒散和无所谓的表情。

  在南安镇的街道上已经陆续有店家点亮了灯火,一些刚过河的色目商人还在盘点从船上卸下来的货物,然后就在镇上的客店住下,明天天亮了之后再向府城赶路。

  雨幕中一支小小的队伍出现在暮色之中,为首的是高大身材的侯府世子,本地的人已经看习惯了,不少人还与徐子先抱拳招呼,外来的商旅打听之后,也是对带着队跑步的徐子先充满着好奇。

  对南安镇的人来说,这个镇子足够繁华与富裕,侯府的破败和窘迫早成他们的笑柄,破败的宗室侯府,纨绔没出息的侯府世子,对普通百姓来说这是相当令人愉快的餐后消食的话题。

  徐子先的生病,痊愈,然后的疯狂锻炼和习武,再扳倒了李诚这个老庄头,每天训练这几十个护院少年,一点一滴的变化也使人们改变了对他和侯府的看法。

  最少对商人们来说,镇上并没有驻军也是一种安全隐患,朝廷在一些重要的集镇会安排一些驻军,毕竟福建路这十年来并不算太平。

  色目商人们倒多半是以好奇的目光打量过来,当然也不乏讥嘲,在他们看来这一群半大的孩子做这样的训练相当无谓,他们多半远渡重洋而来,身边都有信的过的保镖,相对于三四十岁年龄,一直在海上厮杀搏斗的壮年人,眼前的这一群所谓的侯府护卫就是一群毛还没有长齐的孩子。

  将眼前的事视为大魏少年侯爵疯狂和无聊的举措后,色目商人们大多找到客栈休息,并且已经有拉皮、条的龟公们在几家客栈外等候了,这些色目商人和他们的伴当保镖都是几个月漫长的海途过来的,释放储存的精力时,一般出手都是相当的大方。

  没有人注意到,在人群中有若干道真实的充满恶意的目光,在扫视了徐子先和他的部下们之后,这些目光转为不屑,鄙视,另外还有释然。

  徐子先没有过多注意镇上的居民,他的目光同样被那些蜂拥而至的色目商人们所吸引。根据他后世的记忆,这些商人多半是来自阿拉伯半岛,也有一些来自东洋和南洋各岛的身影,此时应该还不是大航海时代,也可能是大航海的早期,来自美洲的作物也同样出现在中国,这真是令人感觉诡异。

  福州这里的贸易量明显相当密集和繁荣,听说泉州更是云集了大量的商人,来自外域的商人超过十万人,简直是一种奇迹。

  跑到三川口大约是五里路,对经过了二十多天体能训练,又处于人生体能状态最好的少年们来说跑过来还是相对轻松,徐子先没有手表,不过他判断跑下来耗时十五分钟不到。

  这个成绩当然不算好,考虑到少年们此前长期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,这个成绩在一个月后应该会有所提高,还在还不是着急的时候。

  在这一边河段的西南方向,就是长乐县治,在长乐对岸就是雪峰山,再往北是连江,闽江对面就是闽清,顺流而入,在福州两县之间的江面与出海口之间有一座大岛,与福州和各县都很近,著名的岐山盗就在其上,官兵多次进剿,由于山势险要,又是在海岛之上,剿除不易,近年来岐山盗与海上五大盗有所勾连,已经势大难制。

  在岛上有万余户岛民,设有三个军寨和军州,勉强保护着岛民继续在岛上生活和捕渔。

  徐子先默默看了一会,感觉雨势变大,将手一挥,又带着众少年往侯府别院的方向折返跑回去。返回列表

Power by DedeCms